园 区 风 光
    友 情 链 接
梦泽园房地产
湖南物业网
 
  首 页-->> 文章显示
高空抛掷物致人伤害应如何处理?
日期:2006-09-29 文章来源:大中华物业管理网 点击数:2817 作者:
      楼上飞下烟灰缸砸伤人怎么办?20户居民共同赔偿损失公平吗? 引起学术争论揭示立法盲区
  重庆某法院2002年6月宣判了一起民事赔偿案。2000年5月11日凌晨1时许,郝某正与他人在公路边上谈话时,被临路楼上坠落的烟灰缸砸中头部,当即倒地,被送至急救中心抢救。公安机关经过侦查现场,排除了有人故意伤害的可能性。郝某后被鉴定为智能障碍伤残、命名性失语伤残、颅骨缺损伤残等。

  郝某将临路两幢楼的22户居民告上法庭。法院认为,因难以确定该烟灰缸的所有人,除事发当晚无人居住的两户外,其余房屋的居住人均不能排除扔烟灰缸的可能性,根据过错推定原则,由当时有人居住的王某等20户住户分担该赔偿责任。最后判决,郝某的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补助费、生活补助费、鉴定费、精神抚慰金共计178233元,由王某等20户住户各赔偿8101.5元。

  判决后,王某等住户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20户房屋的居住人均不能排除扔烟灰缸的可能性,虽然损害结果的发生不是该楼全部住户共同所致,但根据过错推定原则,事发时该两幢房屋的居住人都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故维持原判。

  议题一 20户居民为一个烟灰缸承担侵权责任有法律依据吗?

  问:一般说来,法院在对案件作出判决时都把引用的法律条文写得很清楚,这份判决书却没有写明所依据的法律规定。

  答:这个案件这么判没有现行的法律依据。其实这类案子在司法实践中并不少见,但具体情况有所不同。与这类纠纷有一些关联的法律规定有两条,一是《民法通则》第130条,即两人以上共同侵权的,应该负连带责任。但是构成共同侵权的,侵权人之间要有共同侵权的意思联络,这个案件很显然不是,扔烟灰缸的行为只可能是一个人所为,其他人不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有意思联络,所以与这条规定的共同侵权的概念不符。二是《民法通则》第126条,有关建筑物、其他设施上面的悬挂物、搁置物掉下来致人伤害的,所有人或管理人要承担责任。扔出的烟灰缸显然也不属于建筑物上的悬挂物或搁置物。所以,严格说来,法院的判决在现行法中确实找不到依据。

  问:材料中介绍,法院是根据“过错推定原则”判令20户被告承担责任的。什么是过错推定原则?

  答:在有些特殊案件中,原告能够证明他的伤害是被告造成的,但如果被告不能证明自己没有主观上的过错的,就推定被告有过错,这就是过错推定原则。

  答:过错的基本形式包括故意和过失两种,行为人预见到自己行为的结果,仍然希望或者放任结果的发生,这是故意。行为人对自己行为的结果,应当预见或者能够预见而没有预见;或者虽然预见却轻信此种结果可以避免而实施了该行为,这是过失。在过错推定的情况下,虽然已经发生了某种损害结果,但只要被告能够证明自己主观上没有任何过错,就可以免责。

  问:什么情况下适用过错推定原则?

  答:按照法律的规定,主要有下列几种情况:一、地下物如在公共场所挖坑、修缮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致人损害的,对施工人适用过错推定原则。二、地上物如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倒塌、坠落致人损害的,对其所有人或管理人适用过错推定原则。三、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如精神病人,实施了致人损害的行为,在认定其法定代理人或监护人的责任时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四、法人的工作人员在职务行为中实施了损害他人的行为的,对法人的责任认定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另外,雇主对雇员在执行职务过程中的致害行为后果的承担,也适用过错推定。本案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几种可以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况,所以,这个案子适用过错推定原则没有法律依据。

  答:民事案件的一个特点就是可以类推适用法律,本案比照适用建筑物及坠落物侵权责任的过错推定原则没有问题。

  特别观点:

  民事案件的一个特点就是可以类推适用法律,本案比照适用建筑物及坠落物侵权责任的过错推定原则没有问题

  本案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几种可以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的情况,所以,这个案子适用过错推定原则没有法律依据

  议题二 没有法律依据怎么办?

  答:从现行的法律规定来看,确实找不到相应的依据。但是,如果因为找不到相应的依据就不判了,就不保护受害人的利益了,也不行。

  问:没有法律依据怎么判?

  答:虽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这个案件这么判大体上是没有问题的。本案应该是共同侵权里面的一种特殊类型,叫做共同危险行为。

  问:什么是共同危险行为?

  答:它最早是在德国民法典上规定的,法典在规定了数人共同侵权应当负连带责任以后,又加了一句:“不知谁为侵权人者亦同”。这句话大大改变了一般的共同侵权的概念,出现了一种比较新的情况——共同危险行为。当然,这种共同危险一般来说是指比较明确的,比如几个人都在实施某种危险行为,几个人都在拿着石子拼命向下扔,下面恰好砸了一个人,每个人都有危险行为。这是比较典型的共同危险行为。

  共同危险行为的侵权后果发生后,在诉讼中,采取举证责任的倒置,由被告来负责举证。本案提到了过错推定,实际上主要不是要证明谁有过错,而是要证明案件的事实,由被告在事实方面负责举证,即:被告要证明没有实施这个行为,或者这个行为是谁实施的?如果证明不了自己跟这个事实没有联系,就推定你是行为人,应当承担责任。所以,实际上是对自己是否实施某个行为而进行举证。

  答:关于共同危险行为,我国现行的实体法当中还没有明文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当中提到了共同危险行为这个概念:“凡是由于共同危险所产生的诉讼,由被告人证明因果关系的不存在,以及主观上没有过错。”也就是说实行的是因果关系的推定和过错推定的双重推定。当然,对这一条,有学者提出了批评性的观点,第一、实体法都没有规定共同危险行为,程序法为什么加以规定?第二,这样规定了本身还存在问题。比如说,被告能不能仅仅通过证明自己没有实施行为而获得免责?因为共同危险行为的一个最新理论趋向就是不仅要证明自己没有实施侵权行为,而且还要证明是谁实施了侵权行为。

  问:共同危险行为是多人共同实施了某种危险行为,但本案中并不是20户人家都在扔烟灰缸。

  答:本案跟典型的共同危险行为确实不相符合。应该把它归结到共同危险行为里的非典型的一类中,即把共同危险行为分成两类,一种是典型的、明确的,大家都有危险行为的,还有一种是隐蔽的危险行为。如果把它称为隐蔽的非典型的危险行为就比较好解释了。

  答:对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有不同意见。首先,没有法律依据,也不符合法律关于承担侵权责任的一般要件。其次,虽然共同危险行为的理论可以在司法实践中应用,但本案并不符合共同危险行为的构成要件。共同危险行为的最重要的特征是行为人共同实施了某种危险行为,而本案中扔烟灰缸的只可能是一个人,其他人没有实施该行为。理论上也没有非典型的共同危险行为一说,至少还没有这么推的。德国学者有一种理论认为,居住在建筑物里,是一个人生命需要的一部分,它并不带有任何特殊的危险。因此,我们在判断是否构成侵权责任时没有理由偏离一个基本的理念,那就是对赔偿负有责任的人必须而且只能是引起损害发生的人。不能让一个可能是无辜的第三人承担责任,否则是完全不公平的。第三,在这个案子里,受害人虽然在起诉状中列了22个被告,但谁侵犯了他的权利,实体法意义上的被告并没有找到。所以对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持否定态度。实践中对类似的情况也有相反的判决。

  答:其实,在现实中这种非典型的共同危险行为的案例比典型的还要多。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根据,受害人根本就不去告,或者告了以后,很多法官认为没有法律根据,要么不受理,要么驳回起诉。拒绝受理也好,驳回也好,有一点是肯定的,法官做这样的处理也不算是错判。毕竟在成文法国家,应该依法办事,法律有明文规定的就做,没有明文规定的就不做,也不为过。

  问:共同危险行为和过错推定原则是什么关系?

  答:过错推定原则是归责原则的一种,是确定行为人有无责任的根据;共同危险行为是侵权行为的表现形式,二者是两个范畴的概念。在共同危险行为中,要确定行为人是否承担责任,可能适用过错责任原则,也可能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甚至可能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同样是共同危险行为,具体的场合不一样,行为表现不一样,适用的归责原则就不一样,当事人承担责任的根据也不一样。

  特别观点:

  虽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这个案件这么判大体上是没有问题的。本案应该是共同侵权里面的一种特殊类型,叫做共同危险行为。

  不同意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首先,没有法律依据。其次,虽然共同危险行为的理论可以在司法实践中应用,但本案并不符合共同危险行为的构成要件。

  议题三 按照共同危险行为处理是否意味着冤枉好人?

  问:没实施侵权行为却要承担侵权责任公平吗?

  答:按照共同危险行为来处理,让那些“可能扔东西的人”来赔偿,这种做法保护的肯定是受害人的利益,是弱者的利益。但是,那些所谓“可能扔东西的人”,他们的利益谁来保护?如果这20户中有一户是下岗职工,那么,他也是弱者,他既可能没有扔,也没有义务一定要知道是谁扔的。怎么办?

  答:共同危险行为是推定被告实施了某种危险行为,的确,这种推定并不精确,仅仅是可能性,但法律承认这种可能性,并在这种可能性的基础上,给予受害人以最大的救济。可见,这种理论要体现的是对受害人给予及时救济的价值观,同时,又把一个总的风险分散到各个被告身上去。这在逻辑上确实有一个悖论:一方面,只可能一个人实施了某种危险行为,另一方面,又推定所有被告都可能实施了该行为。但此时法律的价值观主要考虑的不是对被告是否合理的问题,而是受害人怎么能得到及时的补救。否则,被害人得不到救济,也不符合社会的公平观。

  答:区分好几个概念有助于理解这个问题。首先,要区分客观事实与法律事实。客观事实是一个自然发生的事实,这种事实能成为法律事实的基础。法律事实是经过法律调整而形成的、有证据表明的事实,是带有法律的价值取向的事实。如果把目光集中在客观上这个人究竟有没有实施侵权行为,是否有人受了冤枉,这是从客观事实的角度来说的。从法律事实的角度,就要考虑到法律的目的性和它的合理性,就是价值的权衡与取舍的问题,要保护什么,要放弃什么。这恐怕就不是客观事实所能解决的问题。其次,要区分法律的个别保护与整体保护。法律保护哪些人的利益?是调整目前的利益还是将来的利益?是对社会产生积极的导向作用还是仅仅把目光停留在对个别微观的个体权利的保护上?从本案看,如果让所有被告承担责任,尽管可能会冤枉一部分被告,但从法律的整体利益来看,这样判会加强每一个住户对建筑物、悬挂物管理方面的责任,这个导向意义是必须要考虑到的。

  问:刑事审判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无罪推定”,就是说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一个人有罪,那么这个人就是无罪的,被告人自己不需要证明自己无罪。而这种共同危险行为的推定则正好相反。

  答:刑事案件是不能随便用这种推定方法的,把一个人砸死了,20个人都去坐牢?肯定是不行的,这是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一个很大的区别。民事案件,司法者则有较大的调整的余地,可以牺牲个别人的利益,保全整体利益。这是可以的。

  问:那就意味着有很多人要被冤枉?

  答:谁被冤枉了?确认不了,说冤枉只是从抽象的角度概括地来说的。其实民事案件中有很多情况就是冤枉的,比如明明他借了钱,但你没有证据,就要判你败诉。

  答:如果你能够证明冤枉了,你就不会被冤枉了。

  答:民事案件的举证责任制度本身就包含着要冤枉人,但这种冤枉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的。

  答:这个案件最大的特点是事实推定,是对被告实施了扔烟灰缸这个行为的推定。如果确认了事实推定这样一个原则,那么后果会是什么?

  答:法律规定或者法院的判例会对潜在的行为人产生一种激励,它会引导人们在制度中安排自己的行为。如果不分具体情况,一味追求对受害人的补偿,很可能会产生道德风险的激励。某些人可能为了这样的判决赔偿,不惜舍身索赔。

  答:这种情况可能会有,但从证据学的角度来说,概率比较小、可能性比较小的现象应该推定为不存在。如果没有证据表明受害人有自残的故意,就不能这么凭空想象。笼统地抽象地考虑负面作用,使其成为受害人权益保障的一个阻碍,是不合适的。

  答:既然认为这个案件的判决具有社会导向的意义,会让居民以及不动产的占有人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避免别人受伤害,那么,是否考虑到可能也会导致另外一种结果:很多人在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后,仍然要时刻防备可能被法律追究,甚至承担败诉的风险?这同样是不合理的,法律不能在保护一个弱者的同时伤害更多的人。在任何一个发达的司法制度中,以牺牲被告的利益为代价考虑原告的利益显然是不公正的。被告也许根本没有做错事,他们被起诉后被迫在案件中辩解,并承受诉讼中无法避免的花费和压力。司法制度应当强调保持诉讼双方的合法利益。

  特别观点:

  那些所谓“可能扔东西的人”,他们的利益谁来保护?如果这20户中有一户是下岗职工,那么,他也是弱者,他既可能没有扔,也没有义务一定要知道是谁扔的

  从本案看,如果让所有被告承担责任,尽管可能会冤枉一部分被告,但从法律的整体利益来看,这样判会加强每一个住户对建筑物、悬挂物管理方面的责任,这个导向意义是必须要考虑到的

  如果你能够证明冤枉了,你就不会被冤枉了。

  议题四 在共同危险行为案件中如何保障被告的权利?

  问:法律是否已经考虑到了共同危险行为案件中被告所面临的不利处境?

  答:被告要想免除责任,就要举证证明自己没有实施这个行为,或者这个行为是谁实施的。能证明,就可以被排除;不能证明,就要运用推定原则,推定你是行为人。既然是推定,就可以被推翻。这种案件,在程序上应该有它的特色,如果在一审时被告举证不充分,应该允许在二审中继续举证,以确保对被告的公平。如果事后真正的行为人确定下来,案子可以再审,改判过来。在举证方面,应该设置这样一些救济措施。

  答:划定被告的范围很重要,一栋楼也好,两栋楼也好,扔东西的人应该在一定的范围内,不能泛泛地告。公安部门在现场应该有一个鉴定结论。

  答:在被告方面,应该确定一个相对准确的范围。像本案,完全可以从医学角度做一个分析,受害人是直线性受力还是斜线性受力,高度不一样,方向不一样,烟缸对人的撞击力是不一样的。应尽可能把被告的范围缩小。让20户分摊责任,会不会让人以为只要受害了,就可以尽可能找到最大范围的人来承担责任。

  答:这种案件应该做一个鉴定,扔的角度、撞击力度,都应该通过法医鉴定的手法得到结果,这样就可以缩小被告的范围。

  问:谁去申请做鉴定?原告还是被告?

  答:无论是让原告还是让被告去申请鉴定都不很合理,这类案件应该由司法机关做科学实验,只做鉴定也不可能准确确定被告的范围。科学实验能够模拟再现案情,追求最大限度地还原当时的案件情况。通过科学实验就可以证实从多高的高度、从什么角度、用多大的力扔下来才能造成这样的后果,这样就排除了这个高度以下、这个角度以外的人。借助于科学手段,尽量缩小被告范围。

  答:审判手段应该很多,比如,测谎仪在实践中已经用了很多年,利用这种方法也能确定一个比较准确的被告范围。

  问:各位的一个共识是尽量缩小被告的范围。

  答:这种案件,必须是在穷尽一切调查手段之后仍不能确定侵权行为人的情况下,再按共同危险行为来处理。

  特别观点:

  这种案件,在程序上应该有它的特色,如果在一审时被告举证不充分,应该允许在二审中继续举证,以确保对被告的公平

  这种案件,必须是在穷尽一切调查手段之后仍不能确定侵权行为人的情况下,再按共同危险行为来处理。

  议题五 共同危险行为的案件,原告和被告应该如何举证?

  问:“打官司就是打证据”,打这种共同危险行为的官司,证据尤为重要。那么,在类似的案件中,原告和被告分别应该证明什么才能使自己处于不败之地?

  答:原告的举证责任是证明我在这个地方被砸了和被什么砸的,证明到此就可以了。不能要求原告证明是谁扔的,客观上原告也不可能证明。

  答:我国实行“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制度。结合本案,原告应该证明这样几个事实。第一,身体受到了损害,有损害结果;第二,烟灰缸是在某一特定的范围扔下来的,范围一定要确定得合理,尽量缩小;第三,损害结果和扔烟灰缸之间有因果关系。这个因果关系,原告只要证明烟灰缸是楼上掉下来的就行了。这是概括的因果关系,证明到这一点,原告的举证责任就完成了,法官就应该对具体的因果关系形成一个事实上的推定。什么是具体的因果关系呢?就是楼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扔烟灰缸,每个人的概率都是一样的。下面,就应该由被告负担提供相反的证据来反驳的责任。但被告的这种责任不是客观的举证责任,而是主观举证责任。

  问:什么是客观的举证责任?什么是主观的举证责任?

  答:客观的举证责任是要举证到具体的事实,主观的举证责任就是使案件事实处在可争议的状态就可以了。比如,被告如果能够证明根本就不抽烟,这就可以形成合理怀疑了,因为一般情况下不抽烟是不会有烟灰缸的。当然原告也可以反证:你说不抽烟,但我到你家里去看,确实还有烟灰缸。到最后,究竟家里有没有烟灰缸,处在真伪不明的状态,被告就可以免责。再比如,如果被告能够证明当天家里有没有人处在真伪不明的状态,就可以了,不需要证明到没有人。因为举证责任是原告的,他一定要拿出证据达到明确标准,要达到合理相信的程度,要排除合理怀疑。如果法官搞不清案件事实,负举证责任的人就败诉。所以被告不能消极对待,一定要拿出证据来反驳。

  问:我们每天都在高楼大厦之间来来往往,我们既希望脚下的大地坚实稳定,也企盼头顶的天空祥和安全。但随着城市高层建筑的不断发展,高空坠落物致人损害的案例屡屡发生,此案既不是第一例,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例,该案的意义就在于将我们的视线引向了一片立法的盲区,促使我们对此问题进行深入思考。

  特别观点:

  原告的举证责任是证明我在这个地方被砸了和被什么砸的,证明到此就可以了。不能要求原告证明是谁扔的,客观上原告也不可能证明

  因为举证责任是原告的,他一定要拿出证据达到明确标准,要达到合理相信的程度,要排除合理怀疑。如果法官搞不清案件事实,负举证责任的人就败诉。所以被告不能消极对待,一定要拿出证据来反驳。

  文章录入:sunny
【打印本稿】【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湖南省万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HUNRN PROVINCE VVANHE PROPERTY MANAGEMENT CO.,LTD
联系电话:0731-2880080 传真:0731-2880080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车站北路289号梦泽园商务楼12楼
湘ICP备05000539号  技术支持: 索格科技